民歌唱得山都有了灵气

时间 :2020-06-28点击 :48
 

 

資料圖

前不久,由湖北省恩施市宣傳文化部門主辦的《清鴛鴦戲床江放歌》原生態山民歌大賽在恩施土傢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廣場舉行,40多支代表隊齊聚,一展歌喉。一曲曲悠揚婉轉、熱情奔放的山民歌吸引瞭數千名觀眾。恩施山民歌由“下裡巴人”成為“陽春白雪”。

恩施州堪稱山民歌的海洋,其內容豐富多彩,形式活潑多樣,有的還名揚世界。如:“正月裡是新年嘞,咿喲喂,妹娃子去拜年嘞喲喂……”這是恩施人眾口相傳的民間小調——《龍船調》,該曲被譽為世界著名的25首民歌之一。

近年來,恩施市各級政府不僅加大瞭山民歌挖掘的投入,領導還帶頭傳唱,加大瞭包括山民歌在內的非物質文化保護力度。如今,到恩施旅遊,不聽山民歌,枉到恩施。

文化、旅遊“攀親戚”

一件商品貼上名牌商標,身價會成倍增長;一個地方打上文化的烙印,知名度會迅速上升,遊客自會紛至沓來。文化的魅力不言而喻,獨特富有魅力的文化也可致富一方,這已成不爭的事實。李白的詩成就瞭許多的人間勝境;韓紅的《天路》激起人們對西藏雪域高原的無限向往;《劉三姐》讓世人對廣西壯族有瞭更深的瞭解。

“文化不能當飯吃,但飯吃飽後文化可以坐上席。”文化不興,則旅遊不興,搶救、挖掘民族文化,打造富有地域特色的文化名片尤其重要,經濟大發展、文化大繁榮是社會發展的必然。

人們知道《龍船調》,卻不一定知道恩施州的利川。恩施人切身感受到文化傳承、保護、弘揚的重要。恩施市深刻認識到這一點,把“旅遊興市”與“文化強市”相提並論,並隨即提出瞭打造恩施大峽谷、恩施女兒會和恩施玉露茶三張名片。山民歌的挖掘、傳唱、推廣既是對文化遺產的保護,也是發展旅遊經濟的有效手段。

恩施的山民歌無處不在,“男女有所怨,相從而歌,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有著無比豐厚的生存土壤。要發展恩施旅遊,就要先發展旅遊文化,旅遊文化的支點應在山民歌上。

例如,有著“東方情人節”美稱的恩施女兒會,每年都要賽歌,歌聲陶醉瞭無數來賓;梭佈埡石林的歌王龔道金,一亮開嗓子,遊客的心情便會豁然開朗;楓香坡的歌聲,讓人流連忘返;大峽谷的山民歌,唱得山都有瞭靈氣。山民歌正漸漸成為恩施旅遊的一個亮絲襪誘惑點。

幹群合力挖“寶藏”

恩施山民歌早在很久以前就具有廣泛的群眾基礎,上至八九十歲的老人,下至五六歲的小孩都會唱。恩施的山民歌資源極其豐富,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其歌有高亢激越的宣泄曲,有行雲流水的詠嘆調,有迂回舒緩的通俗唱法,也有狂吼疾呼的搖滾樂。“下裡巴人”的遺風、“竹枝詞”的流韻、“五句子”的格律、優美襯詞的烘托,男女對唱的方式,唱白夾雜、歌舞並舉的“路數”,灑脫潑辣的抒懷,愛情婚姻的主題等,構成瞭恩施民歌獨特的地域民族特質。

然而由於種種原因,這些民族文化的精髓正面臨失傳。搶救、保護、傳承民族文化已是刻不容緩。近年來,恩施州傾力打造民族文化,發起瞭一場聲勢浩大的民族民間文化藝術搶救、發掘、傳承活動。

該市組菠蘿蜜視頻app污片織拍攝瞭音樂敘事片《土傢女兒會》,編導匠心獨運,使恩施大峽谷、梭佈埡石林、恩施土司城、龍麟宮等景點在一曲曲山民歌中得到展現。民族文化使山水富有靈氣,旅遊開發又為民族文化的發展找到瞭載體。

省音協民族音樂委員會原常務副主任張漢卿,癡迷於太陽河山民歌,為收集整理民歌走鄉串戶,刮風下雨都阻擋不瞭他的腳步。市文化館的同志,白天下鄉收集歌曲,晚上整理當天收集的歌曲,經常工作到深夜。

政府部門和文化幹部如此重視,群眾自是激情滿懷。被稱為“歌袋子”的太陽河鄉寶塔巖村的左名奎激動地說:“這些民歌不能失傳啊,不然等我死後就麼子都沒有瞭!”

通過深入太陽河鄉、崔傢壩鎮等地廣泛搜集,尋訪瞭一大批藏在深山的山民歌手,並發現不少過去聞所未聞的山民歌。目前已經挖掘出《趕騾調》《拉煤號子》《豬販子腔》《燒火佬歌》《先生歌》等罕見的山民歌,為恩施山民歌的傳承開創瞭一個新的形式。

市文化館將收集的歌曲進行瞭整理、匯編,還將部分歌曲制成MTV,掛在市政府的門戶網站。此外,市文化館還組織山民歌骨幹培訓,推廣山民歌。

芭蕉侗族鄉楓香坡風情寨成立瞭農民藝術團,並修建瞭村民文藝表演的場所———踩歌堂。恩施市每年還通過舉辦土傢女兒會和推薦選手到全國各地演出等方式,為山民歌的傳唱搭建舞臺,把山民歌唱出瞭深山。